当前位置 : 主页 > 资讯排行 >

电视真人秀的中国化之路

2018-01-10 13:25  查看:

我国的真人秀节目

(一)我国真人秀节目的发展现状

国内现有的游戏类“真人秀”主要以野外“真人秀”为主,由于考虑到中国的独特文化,以窥私为主的室内“真人秀”并没有受到节目制作者的青睐,他们大多选择把选手放到野外或挑战生存极限的环境中,制作者们意识到,当把一个人逼到生命极限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他最会是真情流露的。通过这一种方式,国内的“真人秀”试图最大限度地使原本不爱表达的选手能够表达出自已的真实想法,以使节目更有彩头。

生活记录类“真人秀”在中国找到了适合它生长的土壤,在本土化方面做得比较彻底。中国的老百姓向来喜欢听故事,喜欢章回式的悬念设置,喜欢围观式的窥视,喜欢关注小人物的命运,而生活记录类“真人秀”就适应了中国受众独有的文化需求。

我国央视的《非常6十1》,《绝对挑战》、《欢乐英雄》、《星光大道》、《谁来主持北京奥运》、《金苹果》等节目在吸收国外“真人秀”的同时所进行的本土化改造,受到了业界的好评, 各个地方电视台也播出或制作了一些“真人秀”节自,《走入香格里拉》在西安电视台的收视率达到百分之十七,在央视的调查中,收视率与中等电视剧差不多。 这个节目应该是至今为止模仿的最像《幸存者》的“真人秀”,但是,节目仍在不少环节进行了调整,以更适应这个观众的收视习惯。最敢吃螃蟹的湖南电视台在“真人秀”的探索上也没有落后,经视的《完美假期》、生活频道的《有爱不孤独》首开中国电视室内“真人秀”的先河,但是这两个节目在本土化方面做得不够,得到的社会非议也最多。《玫瑰之约》一改速配类节目的模式,融入了更多“真人秀”卖点。

(二)我国真人秀节目存在的问题

1.流于形式,原创力低下

中国本土的真人秀节目原创力低下,并非危言耸听,目前的节目主要是对国外成功节目的借鉴和模仿:从经《幸存者》启蒙而策划出的《生存大挑战》系列的野外生存类真人秀开始,我们的真人秀创作就走上了一条以借鉴、模仿为本的道路。比如:中央电视台的游戏博彩节目《幸运52》基本上是英国的同名版本;益智类节目《开心辞典》则来自英国的《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再看地方台:广东电视台的《生存大挑战》与CBS的《生存者》有异曲同工之妙;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翻版自FOX的《美国偶像》……这种模仿的状态对中国的真人秀发展造成足以致命的影响:

首先,安于追随,永远被动。向优秀节目学习是值得提倡的做法,迫于生存的压力而以克隆的方式杀出生天也无可厚非。但可怕的是当这种克隆成为一种惯性,本土的电视人己经安于追随、惟他人马首是瞻,不仅将失掉原创信心和革新的动力,这种保守态度更将使中国电视在未来的全球电视竞争中陷入永远的被动。

其次,原创缺位,泡沫繁荣。内地电视抄袭海外节目已经到了非常疯狂的地步,成功的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那几档节目,更多的节目还处于“低级克隆阶段”,精华没学到多少,粗鄙的娱乐垃圾却比比皆是。

2.对受众把握不能与时俱进

基于为在传统文化和道德伦理标准教化下成长的中国观众接受心理的考虑,规避是我国真人秀的重要任务。于是国内的真人秀节目形态与西方呈逆向发展:西方室内节目是人性大暴露,国内则全体走进大自然。《走进香格里拉》将重点放在行走与探险,与天地斗而不与人斗,虽名为真人秀却像一部纪实专题片;拷贝自《阁楼故事》的《完美假期》则在极力淡化窥私色彩的同时,加入了社会学家的访谈,将一档纯娱乐节目硬生生做成了一档“探究中 国社会转型期间的新型人际关系”的准纪录片—道德与文化就这样成为真人秀本土化的镣铐。在“2003中国真人秀论坛”的讨论中,央视总编室研究处的王甫博士提出了有趣的问题:非真人节目,比如电视剧,可以有很坏的人物和行为,真人秀里为什么就不能有?很显然,不能有的原因是因为目前中国电视人对本土受众的判断存在两个基本误会,第一是观众尚不了解真人秀这种娱乐形式,观众群还有待培养:第二是,观众对欧美真人秀的内容的接受度比较低。可以说,这两个误会都是由于对真人秀的收视群把握不够准确。其实,我国观众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首先,全球化的文化背景和技术支撑己经为本土真人秀培养了庞大、成熟的受众群。其次,中国后现代文化的流行也为真人秀奠定受众基础。 90年代以来出现的文化思潮特别是后现代主义思潮同样为本土真人秀培养了受众:网络文学开始畅销,电影电视剧中开始了大量历史剧的改编和戏说,《大话西游》等一系列充满浓郁后现代意味的喜剧被奉为年轻一代的经典。正如影视文化传播学者尹鸿指出的:“在功能上,它成为一种游戏性的娱乐文化;在生产方式上,它成为一种由文化工业生产的商品;在文本上,它成为一种无深度的平面文化;在传播方式上,它成为一种全民性的泛大众文化。” 在这种后现代的影视文化氛围中,让中国观众接受打破真人秀这种真实与虚构界限的创新电视形式,并不是一件难事。

3.挥之不去的纪录片情意结

中国电视人不遗余力淡化真人秀的娱乐色彩,固然有出于对中西文化差异的考量,但充溢于心中的纪录片情意结,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因此,我们常常看到扣人心弦的“原版”真人秀被克隆成一档有“中国特色” 的民俗纪录片—如央视的真人秀《金苹果》常将外景选择在一些比较有“文化意蕴”的古镇,然后玩一些诸如跟老乡学做风筝、穿越南北古城、制备豆腐宴等游戏,并在节目中穿插对古镇文化的探询等内容。维汉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走入香格里拉》的策划人陈强曾表达过对本土真人秀在深度上有所成就的期望:“《走入香格里拉》与《幸存者》也不同。后者只是一种非常程式化的游戏,而我们还想把社会学与人类学标本融合进来。”

真人秀的发展与完善

1.跟进真人秀最新进展的同时,倚重本土策划制作力量

倚重原创并不等同于闭门造车。从真人秀发展的客观情况来看,无论是创意发想能力、节目制作水准,还是营销规模,欧洲尤其是美国的电视界仍然遥遥领先中国同行。承认差距是迎头赶上的必备条件,只有及时对西方的真人秀的发展作及时跟进,充分研究其节目形态的演进、制作技术的发展和营销手段的独到之处,才能得到方向上的启发。不过借鉴和学习也不能流于简单地克隆,不动脑的“拿来”对本土电视业的伤害在前文已有所阐述。对欧美成功真人秀的学习,要求我们的电视人对真人秀的真正吸引力所在有更深入的领会和掌握,这样在策划和制作实战中,才不会仅限于形式上的照搬。这种充满生命力的新型电视节目要在中国健康发展,离不开中国电视人自己的创新精神与勇气。

2.充分利用反馈渠道,把握年轻受众心理

一部真人秀就是一件产品,而观众,持币待购的消费者。传播学中对受众研究的重视,其中心理念与营销学中盛行的消费者研究是相当契合的。如前所述,对以年轻受众为主体的真人秀观众心理把握的不准确是本土真人秀发展的一大阻碍—。 把握年轻受众的心理,既可以运用正式的调查手段,也可以充分利用真人秀对多种媒介的整合所形成的丰富反馈渠道,如BBS言论、短信投票、观众来信来电等等,了解他们的心理,并及时掌握他们对节目的意见和观感,才能避免从传统的印象和经验出发,造成传播的“代沟”。

3.正视并重视真人秀的娱乐功能

本土真人秀的一大问题就是极力淡化节目的娱乐色彩,这无疑是受到中国传统价值观的影响。一直以来,中国人是比较看轻娱乐的。一提到娱乐就觉得它是玩物丧志,不值得“提倡”。即使谈到娱乐,也要讲“寓教于乐”,让它承载社会理想和道德伦理,起到教化作用。但实际上,正视并重视娱乐,让娱乐更大程度地融入社会生活,正是我们的社会向人性复归的标志。可以说,真人秀从诞生起,就是“以娱乐为己任”。作为综合多种电视元素、颠覆了真实与虚拟界线的真人秀,是对电视娱乐功能的新拓展,它将从前电视媒体的单向度传播复合成跟社会、跟人类、跟环境全方位、多层次的交流,并令受众在这种交流中感受到愉快。如果在本土化过程中,出于各种目的扭转真人秀的宗旨,用纪录片的追求要求真人秀的艺术层次,令其向深刻庄重转化,无疑会使真人秀的魅力大打折扣。正视并重视真人秀的娱乐功能,容许其回归本来的娱乐身份,在符合国情的前提下力求“秀得精彩、秀得有趣”,才是本土真人秀的必然出路。

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