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剪破衣服抢救病人遭索赔:医生动辄得咎非社会之幸

武昌的李先生因为突发肺栓塞致心脏呼吸骤停,经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全力抢救,终于转危为安。不过,患者的父亲事后找到院方,称医生抢救儿子时剪掉了衣裤,导致其裤兜里的500元现金、身份证等物品遗失,索要1500元赔偿金。经警方调解,参与抢救的医护人员凑了1000元钱,赔给患者家属。

不少人看到这样一则消息,估计第一反应都是对其真实性抱有怀疑。在确认是“真的”后,也只能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甚至代入“农夫与蛇”的成语故事中,指责患者家属的做法。

这样一种舆论反馈,或说是世道人心的基本面,是不难理解的。它源自于一种基本的社会道义观——医生救人一命,哪怕有瑕疵,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损失,也理当被接受与包容。毕竟,相比挽回一条生命,丢失的500元现金、银行卡、身份证以及被剪坏的衣裤,太不值一提了。

不过,道义归道义,对这则新闻的评判,一些细节还是不容忽视。准确地说,患者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分为两部分:一是对抢救过程中被毁坏的衣裤赔偿,二是对衣裤里存有的现金及证件遗失的赔偿。对于前者,应当认为是医疗抢救过程中的必须行为,医院没有义务赔偿。但对于后者,就要看具体情况了。这一点,医院急救中心主任承认:医护人员剪衣服救人的程序没有错,但在处理患者剪破的衣物以及随身物品的方式上,“确实也存在疏忽”。

因此,仅仅从权利与义务的角度,如确定患者袋内物品的遗失与院方的疏忽有关,患者家属提出赔偿,虽不近人情,但也未必不是正当的权利伸张。这对于院方和医护人员也是一种提醒:处置流程足够专业,既是对患者的负责,也是对自身权利的维护。

然而,类似现象对医患关系的“刺激”,仍不容回避。当在社会的朴素认知中,原本不该苛责医护人员的行为屡屡发生,说明医患关系中应该存在的那种温情脉脉的宽容空间和基本的职业信任被严重压缩。其带来的一个后果可能是:医生在救治病人时,让自己免受患者及家属的责难,将取代谋求患者利益最大化的职业天性,成为第一行为考量。而在这种顾虑面前,显然没有任何赢家可言。

囿于高度的专业性与相对不确定性,医生相较而言是一个需要更多社会宽容和信任的职业,动辄得咎只会扭曲正常的医患关系。当然,医患关系、医生从业环境的好坏,构成原因很复杂,因此在求解时,还需要溯及更深层次的改革与矛盾纾解。但不管怎样,为医生构建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是必须的。

美国医生特鲁多有句名言:“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话道出了医生这一职业的“真相”。但反过来说,一个社会在期待医生行使救死扶伤之责时,也应该对他们多谢理解和包容。当医患间能够形成同情之理解的关系,社会才能享有更优质的救治福利。届时,对待类似患者家属向医生索赔“失物费”这样的新闻,社会也才会有更为平和的心态与“自愈力”。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