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旅游资讯 >

如果你不是生活在法国师生恋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2017-12-29 17:24  查看:



  

□江丹
  在中国,对即将入主爱丽舍宫的马克龙的新政宣言的关心,远不及“师生恋”故事那般出风头——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位年轻有为的法国总统有一位年长他24岁的妻子,对方还是他的高中语文老师,而且对方与前夫已经有3个儿子和7个孙辈。别看新总统在外一副雷厉风行的样子,39岁的他回到家,还不是要帮忙带带继孙,抱着妻子的小孙女喂喂奶。
  马克龙跟妻子,但凡出现在公开场合就撒狗粮,要么十指紧扣牵着手,要么玩亲亲。马克龙还说了,没有妻子,就没有今天的他,他要在爱丽舍宫给妻子安排个位置,不是在身后,而是在身旁。吃瓜群众看明白了吗,这是一对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是有着更高层次交流的灵魂伴侣。
  可是中国人就是对“师生恋”感兴趣啊,在法国总统大选的话题中,啥也没有“师生恋”这个长久以来被划到禁忌范围的概念来得神秘和有趣,如此刺激我们的求知欲。
  在我们传统的道德文化观念里,“师生恋”是不允许存在的。一旦发现有点这样的小苗头,就赶紧掐掉。前不久,因为丈夫平鑫涛的治疗争议,作家琼瑶几十年的感情经历就又被扒拉了出来,其中就有一段“师生恋”。18岁时的琼瑶一度爱慕自己43岁的高中语文老师,后来她还将这段故事写成了小说《窗外》。琼瑶的父母为此怒不可遏,父亲说,人家买这部小说,只是想看琼瑶的风流自传;母亲说,这本书是在“出卖”父母,“骂”父母。《窗外》被改编成了电影,捧红了演员林青霞,但却在台湾被封存35年不得公映。
  鲁迅与许广平之间也是师生恋。多少不知情的普通人认为这个“瑕疵”毁了鲁迅在他们心中的伟大形象。他们觉得太不可思议,鲁迅怎么能有一段师生恋呢,而且还那么low,跟许广平保证不看班里的漂亮女同学。
  徐悲鸿也有一段师生恋,他喜欢自己的女学生孙多慈。孙多慈的祖父孙家鼐是清末重臣,父亲孙传瑗曾参加晚清民主革命,也是一代名士。孙多慈与老师徐悲鸿的恋情遭到了家庭的强烈反对,最后她嫁给了蒋介石权系的核心人物之一许绍棣。另外,徐悲鸿当时尚未离婚,即使没有孙家的阻拦,这段感情也难以持续。据说徐悲鸿南京的公馆落成时,孙多慈还以学生的身份送来枫苗,徐夫人蒋碧薇十分愤怒,将它们统统烧掉。于是,徐悲鸿将那里称作“无枫堂”。
  不允许就不存在吗?显然不是。在道德观更加严格的古代,“师生恋”该发生也还是要发生的。唐代的大诗人温庭筠就喜欢他的女弟子鱼幼薇。温庭筠经常到鱼家去指点幼薇诗作。要知道,温庭筠当时是被称为“温钟馗”的,他虽然喜欢人家,但鉴于自己相貌奇丑,加上年龄悬殊,于是一直努力将自己的感情控制在安全范围之内。
  后来,温庭筠远去襄阳为官。那个秋天,情窦初开的鱼幼薇遥送诗一首: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雾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日明。枕簟凉风著,谣琴寄恨生。稽君懒书礼,底物慰秋情?
  到了冬天,鱼幼薇又送来诗作一首: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心意是如此明了,可温庭筠并没有往前一步。所谓“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过你留意到没有,中国的师生恋,都是发生在男老师和女弟子之间。所以熟女们如果想企望现在也许还在上学的小鲜肉男朋友,还是去法国吧。但是有一点你得看清楚,马克龙与布丽吉特的感情之所以稳固持久,是因为双方能在人格方面互相影响,互相成就,让对方成为更好的人。想泡小鲜肉,先完善自己再说。

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