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经济新闻 >

逆鳞触则死 武魂之天下无双第十二章节

2017-12-29 17:12  查看:

  第十二章:逆鳞,触则死

  那边南宫嫣橪很是气愤的说道,“迂腐,自诩为正派之士,却看着自己人出事不出手,对付这等杀人狂,人人得而诛之。。。。”

  还没说完,就见平日里温和慈祥的父亲来到身边,此刻脸色十分难看,脸色冰冷的道了句:“你也知道还有我这个父亲,若是再有下次,爹不介意把你的武功给废了!”

  钱十方的刀若是这么容易接,估计他本人够死上百千回了。还好钱十方料定熊大海必被铁锤砸成重伤,避无所避,那刀顺手甩来,为的就是将熊大海分尸断肢,并未用上多少功力,如若不然,南宫嫣橪定然受伤。

  南宫嫣橪低着头,闷闷的说道,“我不也是着急吗。”

  南宫义叹了口气,很无奈,就是舍不得斥责女儿,“你啊,记住,凡是都不要乱了方寸,否则,受伤害就是自己。”

  南宫庭腹内非议:还告诉二小姐万事别乱了方寸呢,这下好了,隐藏了这么多年的修为,全都暴露了,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钱十方突然一笑,声音低沉地道:“竟然是位女子出手拦阻我的刀!很好!果然有意思!不若,你下嫁给本堂主,可好?”

  闻言,南宫义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身旁的南宫庭抬眼看了看钱十方,叹了口气,这人要犯贱还真的是拦不住,非得把自己往死里带!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也决不能善了!

  南宫佳妮、沈庄、依水寒和熊大海方才一听,手中兵器已经全数举了起来,几人看着南宫义,等他点头,四人就会一冲而上,格杀勿论。

  岂料,南宫义摆摆手,淡淡道了一句:“多谢四位少侠仁心仁义,老夫在此多谢了,还请诸位帮忙保护小女!”

  “不敢!”四人异口同声说着。

  南宫义看了看钱十方,声音不急不躁,“我是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舌头,断你的命根,废你的四肢好呢,还是直接给你一个痛快?”

  钱十方放佛听到极端好笑的话,哈哈大笑,道了句:“南宫世家最厉害的不是那个老太婆么?难道我记错了?嘿嘿,我记得你早就被罢免了族长职位,在南宫世家苟延残喘。不对不对,如果我没记错,这南宫世家还有一个是吹牛最厉害的!我说的可对?南宫义?”

  南宫义笑了,缓缓走上擂台,并没有正面作答,自顾道了句:“老夫向来最不喜别人拿我女儿开玩笑!”

  砰的一声,南宫义的身边似乎一阵黑灰,定眼一看,此刻南宫义外袍不见了,仅着一身紫色的里袍,那气势有着王者的高傲和霸道。

  钱十方拖着刀朝南宫义走去,依旧不紧不慢,所到之处,气氛粘稠如水,让人窒息。这次他双手举刀,力度十足朝南宫义劈去。

  南宫义眼睛一亮,微微弓身,整个人如弹簧般跳了上去,挥动的双拳朝刀影冲去,整个拳头出击竟然带出阵阵破风之声。

  只听得一声闷响,南宫义的拳头,精准无比的砸在了钱十方的刀身上!钱十方只感觉刀身的一股强悍的劲力上传到他的双臂处,这股劲力带着微微的灼热气息,让他的手臂猛地一震,胸口如大锤捶下,接连退了好几步才定住身形,眼中已经满是惊骇之色。

  不仅是他,此刻全场几乎无一人坐下,全都盯着擂台上那犹如魔神般高大的南宫义。黑发轻轻飘飞,站在那里,如同高山峻岭,不可撼动。

  所有的人此刻都是同一个心情,难以置信!能够把熊大海连带两百四十斤的双锤打飞,钱十方的黑色长刀和臂力起码达到六七百斤。可南宫义赤手空拳,还是正面反击,竟然凭借两个拳头就能把钱十方打到连退几步!这南宫义的臂力又将是如何的了得!

  此刻在场众人,没有人想到那个以往温和不争名利的南宫义,会是场中那个无可匹敌的高大男子!

  南宫义:“别怕,老夫还没真正动手呢!”

  钱十方大吼一声,人随刀出,再一次举刀而上。南宫义双拳如影随形,也再次迎上。

  此刻擂台上,南宫义的每一次出拳,都带着难以想象的力道和准确度。身形移动并不快,但那充满爆发力的身子和动作,却让人实实在在看到了一种另类,儒雅的书生所施展的不是以柔克刚,而是纯粹的彪悍野性的力量美!

  钱十方的刀不管多快多狠多重,总被南宫义那看似简单的双拳打得接连后退,狼狈不堪。

  钱十方怒吼声连连,每一次被击退,都如同小狗戏谑狮子,却被狮子一腿揍偏的狼狈,逐渐让人急疯了眼,身形刀法愈加的暴躁!

  连连的败退,叫他如何甘心!十几刀过后,就在他情绪最为崩溃的时候,手中的刀突然被一拳打飞,直插地面。南宫义一拳打在钱十方的身上,甚至能听到骨头裂开的声音,更难以忍受的是一股灼热的气息流窜进他的体内,丝毫不亚于他研制的酷刑!

  十几名黑衣人急红了眼,正欲向前救下主子,却被天锤宗和附近的武林人士围住,不得动弹。

  就在此时,一股铺天盖地的狂暴气息夹杂着怒喝声从空中传来,“放肆,竟敢把本护法的人伤至如此!”

  这股狂暴的气息让众人心中均是不安。南宫庭微微一皱眉,挡在了南宫嫣橪的身前。

  擂台上,南宫义神色不变,听而不闻,冷哼一声,一拳重重地朝着钱十方的胸口处砸去。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便直射擂台,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抓住钱十方侧移,躲开了南宫义的拳头。

  待到那人影站定,众人方见到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抓着钱十方的身子站在台上。钱十方那沉重的身体在他的手中犹如无物。

  男子一身赤色长袍纹着金丝绣成的巨蟒。双手莹白如玉,面露红光,毒蛇一般的眼睛微微一扫,所到之处,场中众人均脚底发寒。最后,他的眼睛终于定在了南宫义的身上,微微一眯。

  他那抓住钱十方的手所触碰到的肌肤,一股灼热的气息竟然让他那千锤百炼的双掌也感觉到颇不自然,不由得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和森寒之色,静脉内如同侵入烈火,只有在极寒之地配合服用灵药疗伤,才有痊愈的可能。

  男子让随后而来的几个人把钱十方送下去,转而看向南宫义,那眼神如同看一个将死之人,淡淡地道:“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师承何人,今日不把你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之恨。”

  南宫义挑了挑眉头,道:“狠话,我听多了,呵呵,咱们手底下见真招吧!”

  转头看着一脸焦急在台下望着自己的南宫嫣橪,道了句:“嘿嘿,乖女儿啊,等爹爹收拾了这烂摊子,咱就回去啊。”

  环顾一周,南宫义摆了摆手:“都坐下,都坐下,搞得这般紧张干什么,都坐下。”挑眉看了看眼前的男子,道:“老夫就勉为其难的陪你过几招!”

  场中众人一顿,如今看起来,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风范,面对恶战,谈笑风生,气度自如!

  实力决定一切,实力同样改变了一切,而之后,实力便主宰了一切!

  那男子冷哼一声,全身的暴虐之气瞬间外放。最为靠近擂台的那周围十几人竟然不约而同打从心底掠过一阵恐慌,连南宫婆婆也没有来的一阵心悸。

  江湖中人,哪个不是经过一番厮杀和比斗走来的,可如今单单一股气息,就能凝成实质的威胁让这帮江湖中人为之骇然。这男子究竟是谁,有如斯的功力,在江湖中如何会籍籍无名?

 


一个神奇的游戏,关注微信点开即玩

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