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经济新闻 >

病况不容乐观 武魂之天下无双第十七章

2017-12-26 13:50  查看:

  第十七章:病况不容乐观

  洄洛岛是连接北方和中原的交通必经之路。随着突厥和大唐的战争势头越来越明显,洄洛岛上常有突厥士兵出入。正所谓兵荒马乱出暴利,机谋算计是粮商。除了这些商人能在岛上很好的生活,许多原本在岛上居住生活的平民百姓都已经离开,迁往其他地方,为了免受战乱之苦。

  此时,洄洛岛上,一座严密的府邸,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两个大字‘易府’。

  易府,成都粮商易流光在洄洛岛的粮仓府邸。易流光祖父曾经是蜀山剑派的弟子,其父因为资质有限,不能修习高深的剑法,被派往外门做了一名执事,管理几个地区弟子入门选拔的事宜,后来从商。易流光子承父业,家业越做越大,因其与蜀山剑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依水寒的特殊身份,所以很多人都明晓。

  时间紧迫。此时,恢复本来面貌的依水寒三人等人来到易府。易流光听下人回禀说掌教弟子前来,立马亲自相迎。

  将几人领至居所,易流光就认出南宫庭,再看几人神色肃然,都担心的看着老者怀中那面如死灰的人,心中有了计较。

  话不多问,易流光大概知其来意,立马去准备药箱与要用到的物品。

  南宫义抱着南宫嫣橪走进房中,南宫庭则守在外间,坐在椅子上喝着丫鬟新沏的茶水。

  依水寒和易流光寒暄了几句,易流光便很知趣的留下总管和两名丫鬟侍候就走了。

  南宫嫣橪躺在床上,呼吸微弱,面色灰败。南宫义微抖着手搭脉,内息微弱,内腑受创,并不严重。体内寒气甚重,导致气血堵塞严重。好在曼陀罗花的毒已经被百毒丸所解;续命丹已经服下。

  纵使如此,那身上鞭痕累累和琵琶骨上两个血肉模糊的小洞,每看一眼都会让南宫义本已麻木的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痛;本已焚烧殆尽的心绪,还能扬起怒涛。

  妻子离世,他发誓要守护唯一的女儿,却总是看见她被伤痛折磨。已经预料到最坏的情况,却还是在亲眼所见之后,止不住心底越渐弥漫的疼痛。

  怒火滔天,今日加诸于身上的种种,他日,必当百倍奉还。

  南宫义取了杯水,自怀中中拿出一颗红色的补血丹捏碎,溶在杯中,捏着女儿的下颚,喂进口中。

  又拉过南宫嫣橪的右手,伸展她紧握的手指,将自己的手平贴至女儿的掌上,闭目运功,护住南宫嫣橪的心脉,又替她疏导血脉。因为失血过多,血脉已经闭塞,体内寒气翻涌,根本撑不过取琵琶骨内的骨钉。若是不取,过了今夜,那等于是内功尽废。所以,必须要压制住她体内的寒气。而南宫义的内功乃这世间至阳至刚的功力,刚好是女儿体内寒气的克星,耗费几年的修为换得女儿健康,在他眼里这都是值得的。

  反复运功几个周天,南宫义收功,回身唤来两名丫鬟帮忙,顺带将干净的布巾、棉花球,大量的温水和烈酒置于屋内的桌子上。

  稳了稳心神,燃上安神香,南宫义将麻醉丸捏碎,洒在女儿的琵琶骨上,怕她疼痛。

  眉头微蹙,南宫嫣橪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嗯。。。。”

  南宫义紧张的看着女儿,见她眉头舒缓,双唇微启。这一声呻吟似乎释放了所有强行压抑的疼痛,睡颜渐渐安详。

  南宫义知道麻醉丸起了效用,利用这个时间段,南宫义手法飞快的取出骨钉,上药。而后嘱托两名丫鬟细心的清理南宫嫣橪身上外伤,抹上可以淡化疤痕的金创药,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有些放心的走到外间,而此时,已经天际微白。

  见南宫义出来,依水寒轻声**,“伯父,嫣橪情况如何?”

  “若非今日将她救出,不死也会残废。如今,她高烧未退,寒气未除,这两日是关键,过了这段时期,应该就能恢复。”南宫义沉吟着,走到桌前,开了几个药方,补血的,养元的。。。写好,交给管家去抓药。

  这一日,南宫嫣橪自清晨中醒来,屋内充斥着浓浓的药味,让人昏沉。南宫嫣橪侧身躺在床上,身下垫着很厚的被褥,背后也多了床棉被,让她可以舒服地靠着。

  外伤除了琵琶骨位置伤口还未愈合,其余之处基本已经痊愈,不小心牵动伤口,疼痛让南宫嫣橪痛哼出声,皱眉紧皱。

  昏昏沉沉中,南宫嫣橪感觉有人唤着自己,很熟悉,心中有一个人闪过,便顺着心意喃喃的念着,“依水”

  “嗯”依水寒轻声回应,坐在床边,小心地避免碰到她的伤口,将被子向上拉了一些。伸手握住南宫嫣橪冰冷的双手,默默地运功,替她温养经脉,疏通因琵琶骨被制,而无法自行疏导的气血经脉。感觉她的身体渐渐回暖,呼吸声也变得清浅绵长而平稳,才停止。

  温柔的凝视着她的睡颜,回想着过往的点滴。起初不曾言爱,明了内心之后却不敢表白。如今,不想错过。那种失去的恐惧,那无能为力的悲哀,那夜心痛的守候,让他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或许错过了便是永远。

  入夜,南宫嫣橪真正清醒过来,锁骨处的伤口依旧还有些疼痛,回想受刑时候的痛楚,仿佛这辈子的力气都用了。缓缓起身,倚靠着床头坐了起来,稳了稳心神,运转内力,只觉得心口一阵疼痛,肺部如同被捏住,呼吸不顺,不觉咳嗽出声,惊醒了在外间守着的依水寒。

  依水寒推开门,便见南宫嫣橪脸色苍白,额头满是冷汗,弓身靠着床头咳嗽不止。疾步走至床边,扶住南宫嫣橪晃动的身子,脱掉鞋,跳上床,双手撑住她的背部,让她整个身子倚在自己的双掌上。

  一股暖流传入了体内,南宫嫣橪知道依水寒在耗费自身的内力帮自己调息,于是阻止道,“依水,停下,那样会伤及你的身体。”

  “不要妄动内息抵抗,否则我们都会经脉受损。”依水寒柔和的提醒着,内力慢慢周流南宫嫣橪全身,压下了所有的疼痛与不适。

  半个时辰后,南宫嫣橪脸上恢复正常的血色,呼吸也顺畅了,依水寒轻扶有些昏昏沉沉的南宫嫣橪躺下,帮她盖好被子,“安心睡吧。”抚了抚她额头的乱发,朝门外走去。

  轻轻带上房门,看到依水寒出来,南宫庭急忙上前问,担忧之情溢于言表,“二小姐怎么样了?”

  依水寒摇了摇头,“这已经是醒来后第三次发病了,好在没有像之前一般出现吐血的情况。”

  寒气已经伤及心肺。人之根本在于心,心脉受损,血液运流便出问题,血流不畅严重的便会死亡。南宫嫣橪的心脉损伤已重,现已偶尔出现供血絮乱,也就是她会咳血的原因。

  南宫义拥有地心天火,却也只能为女儿延续生命,不能治愈其病,看着她承受病痛,病情越加严重。

  或许是上天垂怜,南宫义终于在众多的医书古籍中,翻找到一卷古老的竹简,上面记载着一篇百余年前的丹方。

  雪参丹,能改变伤者自身体质,修复脏腑损伤的神品丹药,。

  而丹方中二十三味药材中的主药,雪参,却让他忧心。雪参,通体雪白,参成人型,生长于大雪山神雪峰,终年大雪纷飞,被白雪所覆盖,泼水成冰,常人根本无法生存的地方,纵使修为深厚也不能停留太久。

  药用的雪参至少要五十年以上,而炼制神丹的雪参至少要五百年以上。雪参藏身于冰雪之下,超过三年的雪参周身会变成血红色,甚至还有雪兽守护,很难得手。再有就是因为雪参的珍贵,促使很多人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来采集,以至于雪参的数量到现在已经很少,能否有五百年的都很难说。

  即便如此,南宫义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去了大雪山,将南宫嫣橪托付给了依水寒和南宫庭照顾,留下养心护脉的护心丹以备不时之需。

 


一个神奇的游戏,关注微信点开即玩

标签: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