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资讯专题 >

反思溺亡悲剧:问题在孩子 根源在大人

2017-04-02 17:53  查看:

  原题:缺少“好玩的地方”农村孩子溺亡事件频繁发生 谁最该反思

反思溺亡悲剧:问题在孩子 根源在大人

  (北云溪何文基溺水的地方,岸边仍没有设置警示牌。王小畅 摄)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农村孩子溺水事件高发的情况,是否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政府、社会、学校和家庭该如何防范,才能解决这一顽疾呢?

  溺水频发如何破解

  农村娃溺水多少家庭之痛

  近日气温渐升,乡村孩子溺亡问题,又成社会关注的焦点。教育部门一遍又一遍地发文件,年年都会召开安全工作会议部署防范溺水,然而,溺水死亡依然是我省中小学生非正常死亡的“头号杀手”,而溺亡事件又主要发生在农村。农村孩子溺水事件高发的情况,是否成了一道无解的难题?政府、社会、学校和家庭该如何防范,才能解决这一顽疾呢?

  追问

  少年溺亡现场依然未设安全警示牌

  (2015年)今年2月25日,澄迈县瑞溪镇瑞溪村附近的北云溪(俗称),年仅15岁的何文基在救落水同伴时不幸溺水身亡,让其家庭遭受沉重的打击。他那73岁的父亲何启真好不容易老年得子,如今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4月2日下午,南国都市报记者再次回访事故现场。在何文基堂哥何先生的引领下,穿过一条乡村小道,来到北云溪边。几头水牛正在树下乘凉,其附近有一件橙色的救生衣。“可能是那天救援的人留下的。”何先生声音低沉的说。

  事发现场,虽然已经一个多月过去,可是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连当时救人的棍子还掉在水边。更没有见到事故发生后,应该有的安全警示牌。

  这段白去溪大概有十多米宽,是这条小溪较宽的地方,水深约有三米多。“我们以前沿着这条小溪往上游走抓鱼,都没有发现这么深的水过。”何先生称,这段溪域的水深可能是去年台风后形成,是一个突然下陷的坑,如果水性不好可能会出事故,他希望能够设置一下安全警示牌。

  能否全面排查水域隐患?

  分析这些年发生的溺水事件,海南农村娃溺水地点主要集中在村子附近的河道、水利沟、水库和池塘,这些地方要么无人监管,要么监管不到位。还有一些工地矿坑,长期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亦曾夺走过不少生命。

  2014年7月7日,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省综治办、省公安厅、省水务厅、团省委、省妇联、省关工委等部门曾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做好小学生的防溺水工作。通知要求,各市县防范溺水专项工作小组要定期联合并协调组织乡镇党委、政府(街道办)和村(居)委会,对学校周边、学生上下学途中以及区域内河道、水库、池塘、水坑、水利沟渠,进行一次全面、细致的安全隐患排查,确保不漏任何一处水域。对因整治不力,疏于排除安全隐患,造成中小学生溺水事故的要追究相关部门责任人的责任。

  然而,记者近日追问相关部门,具有溺水隐患的水域是否得以汇总?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下发通知的省级主管部门,只能进行宏观部署和把握,具体工作归属地管理。

  追问

  农村沟渠遍布却无正规游泳场所

  连日来,本报记者深入多个市县走访,发现农村沟渠遍布,却无正规游泳场所。受经营成本影响,除海口、三亚城区部分小区建有游泳池可供孩子们戏水外,连商业运营的水上乐园也少而又少。

  儋州亦是儿童溺水高发地区,记者在那大镇走访发现,很多孩子上学、放学都沿着水利渠走,结伴玩水的现象处处可见。

  能否为农村儿童创造安全戏水条件?

  不少学校都曾耳提面命,不让孩子们私自下水游泳。专业人士认为,这种想法虽好,却不太现实。如果以危险为理由不让孩子游泳,孩子们会悄悄溜到更偏远、更隐秘、安全更没有保障的水域,只会让游泳的风险更大。爱玩水是孩子的天性,防孩子溺水,更关键的要在“疏”上下功夫,仅仅靠“堵”是不行的。

  本报近日推出的关注儿童溺水相关报道引起强烈社会反响,众多网友发表观点称,与其担心学生玩水溺亡,不如授之以游泳自救之术。要避免孩子溺亡事故的频繁发生,就要让学生学会游泳技术。有网友称,引导农村孩子安全地玩水游泳是一个可行的办法。虽然说农村条件简陋,但各地村镇是可以依靠农村的天然水域,集中兴建一批安全简易“天然游泳池”的,让农村中小学生有一个安全的戏水场所,才能避免他们涉足危险水域。

  据报道,浙江曾有乡村调来挖掘机,在村里挖泳池,水深不过一米多,村里人轮流看护,既满足孩子游戏的需求,又杜绝了危险。

  追问

  乡村缺乏“好玩的地方”

  “没有好玩的地方,就只好去玩水了。”一些乡村孩子被问及为何到水塘边玩时,这样说。

随机推荐